• 周日. 7月 10th, 2022

tiktok学习

海外短视频营销,助你获得全球流量!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:英语Vtuber的直播间,正在成为年轻人的听力课堂

acad2018

7月 10, 2022 ,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虚拟主播的教育功能。

文/铂伊西娅

6月19日晚上9点,海外虚拟主播Shoto在B站进行了首次国内直播。

由于美国东部的部分地区遭遇停电,这位来自大洋彼岸的Vtuber比约定时间晚了50分钟上线。但意外没有影响Shoto首播的人气,他开播不到一小时就达到两千舰,人气峰值超过700万,位居当晚B站虚拟主播第一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据后来的统计数据显示,当晚Shoto直播间付费人数多达2万余人,两小时营收近一百万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,一个月前,同样是空降B站的英语虚拟主播Vox Akuma,直播1.7小时营收破百万。这样的吸金能力显然非比寻常,不仅让这些英语Vtuber们登上了微博热搜,也引来了不少圈外人的目光。

对长期关注英语Vtuber的观众来说tiktok英文主播培训,他们追英文V的理由各不相同,初衷甚至可能简单到是为了“学英语”。

Shoto来B站首播之前,已经在Twitch上直播快三年了,有50多万粉丝。作为没有公司支持的“个人势”,他纯靠长期积累才有了这样的海外人气。而他在B站的账号于今年5月9日发布了第一个视频,现在已经有95万粉丝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Shoto在设定上是苦大仇深的恶魔猎人,但站在观众面前的形象却和这个设定有颇大的反差。蓬松刘海、黑色高领毛衣、紫色瞳孔,软糯无害的少年音,以及观众口中“百万面捕”下精细的面部表情,一个“狼少年”形象就这样出现在人们面前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去年这个时候Shoto仅仅是小有名气,直到年底,他的大批直播切片被上传并翻译到国内,其灵动的形象和直播表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,才带来了首播的火爆。

和他有类似经历的还有一样在国内人气颇高的Vox Akuma。去年12月,日本知名虚拟主播企划“にじさんじ”(即彩虹社),打着“全球首批英语Vtuber”的名号,推出了包括Vox在内的五位Vtuber组成的组合“Luxiem”,还以偶像出道的形式为组合推出了出道曲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Vox在国内引起的反响更多,争议也更多,同样是粉丝大量上传的翻译直播剪辑视频tiktok英文主播培训,让Vox在正式于国内开播前已经积累了不低的人气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国内粉丝在Vox生日当天买投屏庆生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这当然不是巧合。Luxiem组合中的另一位主播Mysta几乎走了一模一样的流程,最后也凭借一个多小时的直播在当晚的B站虚拟主播中人气登顶,再一次验证了英语Vtuber在国内的潜力。

英语Vtuber如此受欢迎tiktok英文主播培训,有很多解释。无论是Shoto还是Luxiem组合,似乎都出现在了合适的时机,再加上精致的形象和准确定位的人设,在V圈观众持续的发掘和搬运直播片段后,能够迅速成为众多人的情感寄托并不值得奇怪。

而更有浅显也更有说服力的原因是:追英语Vtuber的门槛明显要比追日语Vtuber低太多了——毕竟英语是大部分中国人从很小就开始学习的基础学科。

奇妙的是,英语Vtuber也改变了他们的国内粉丝对于英语的态度。

几乎每个认真追英文Vtuber的观众,都下过这样的决心:是时候好好学英语了。

对于观众而言,通过看英文Vtuber来学习英语可以说是“就地取材”,毕竟B站有大量英文V的现成视频,其中不少甚至还有双语字幕参考,没什么比这更适合练习英语听力了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图片来自小红书@Annnnnnngela

小酒是一位正在准备考雅思的大学生,也是英语Vtuber的老观众。她曾专蹲Vox的视频切片——Vox是英国人,英式口音较为明显,据她说,听多了有助于改善口语音调。她会尝试不看字幕自己听音,可是初听效果并不理想,主播们时常语速超标,大部分时候听力训练最有成效的往往也只能是口音的转变。

但是长期下来也会有明显的变化——单个主播的常用词汇并不多,熟悉了某个人的风格,情况好多了,“能基本听懂80%”。

对于一些观众来说,学英语这件事最实际的用处就是和Vtuber有效沟通——很多人兴奋地第一时间冲进这些来B站直播的Vtuber直播间里,却发现词到用时方恨少,话到嘴边张口结舌、最后只能搜肠刮肚憋出一句“How are you”。

面对英语Vtuber,还需要拿出比较地道的交流方式:比如看到主播在游戏中打出一波精彩操作,模仿Twitch弹幕以及主播口头用语,打出“Pog”以示震惊;看到Shoto头戴兽耳摇头晃脑的激萌场面,“AWSL”通常是国内粉丝此刻最确切的内心状态,但想让对方快速领会到精髓,可能需要多打一些字:I just got diabetes(甜得我糖尿病犯了)。

其实跟着Vtuber练习英语早有传统,而英语主播也深谙其中道理。很早就在B站活跃的英语主播Hiiro算是不少V圈人的“启蒙老师”tiktok英文主播培训:英语Vtuber的直播间,正在成为年轻人的听力课堂,2020年就在B站开播。她喜欢在说话时混杂着蹩脚的中文,一直因愿意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的态度而深受网友欢迎。

“在Hiiro直播间可以练英语”,是不少人推荐Hiiro时常挂在嘴边的话,Hiiro看起来也很喜欢“教师”身份,偶尔在直播中开小课堂——她还声称曾自己帮一位观众批改过英语作业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但是练习英语这个目标,常常会在直播间里逐渐跑偏——众所周知,学一门语言最容易的方式是从一些不太高雅的词汇开始。

海外主播在“搞颜色”这件事上驾轻就熟,往往令观众兴奋,让字幕组头疼。

和弹幕讨论“Bottom”和“Top”(“上面”和“下面”)的归属,已经成为了每一个英语男主播都逃不过的话题。这个话题原本来自外网,但国内观众早已对近似词汇融会贯通,只要在合适的情景下一个“Bottom?”弹幕,主播就会主动配合,引出一连串激烈的拒绝和“我是1”的宣言。

同样,F开头词汇对于欧美主播来说不是什么稀奇事,D开头词汇这些年也颇有夺其风头的态势,加上某些不雅词汇的组合,它们常常让人猝不及防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考虑到环境不同,Vox和Shoto这样大流量的主播在B站首播时都尝试避开这些词语,但他们在海外平台直播的视频切片里却常常放飞自我,非常考验字幕组的联想和比喻能力,对观众的理解能力也是不小的挑战。

而更典型的虚拟主播,比如Veibae这样满嘴跑火车的赛博魅魔,全靠字幕组的辛勤劳动,才能在国内互联网上传播。同样的限制级词汇总能出现不同的释义,丰富的中文比喻不禁引人发出“还能这么说”的感慨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图片来自B站@曉の殇

有人诟病海外Vtuber喜欢搞擦边球,有些语言尺度更大的直播内容容易让人感到冒犯;也有人认为这原本就是他们的一种营业方式,文化背景不同、开放度也不一样,粉丝各取所需即可。

可“涩涩是人类的第一生产力”并非没有道理——Vox低沉且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极具ASMR的潜质,常常被粉丝要求用特定语气读情诗哄睡。有些国内粉丝也借此了解到一些国外诗歌,拿出期末复习时都见不到的认真态度将它们抄写阅读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这多少令人欣慰:有人总归还是能回到学习这个朴素的愿望上。

其实关于练习英语,Vtuber们能提供的十分有限。V圈对此颇有自知之明:即便是DD(即同时推很多主播的“博爱”粉丝)看完所有英语Vtuber的视频片段,主播们也很难帮他们通过真正的考试。

“越来越好听懂,可能只是因为对他熟悉了”,坚持在Vtuber视频里练习听力的小酒这样猜测。如数家珍地讲述她接触过的各路英语虚拟主播有多可爱后,她也坦言,“看他们的视频能让正在准备考试的我多一点摸鱼的心理安慰。”

观众们更想主动获得第一手信息。一些视频搬运者便使用AI字幕为视频片段翻译。更多人则期待B站能直接像Youtube那样自带字幕形成和翻译功能。

主播们也在努力和国内粉丝拉近距离——学中文就是他们必要经历的直播环节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图片来自B站@烤肉的格子

B站主播Hiiro早就开启了自己漫长的学中文生涯,为了更好的了解国内文化,她已经看完了《三国演义》《西游记》等电视剧,作为一个设定中智商超高的猫咪,她仍旧有些蹩脚的汉语水平已经可以和B站网友打成一片了。

对于初入国内的英语Vtuber来说,中国市场的火爆在他们的意料之外,想直接和国内粉丝无障碍沟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直到他们开始逐渐学习中国观众的语言,这个过程才演变成了双方互相的交流。

而在观众这边,尽管“通过看英语Vtuber提升英语水平”很难说多么科学,但相比应付考试,至少让人多了一个主动去学习英语的理由。

tiktok英文主播培训

“高考英语加油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