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二. 5月 10th, 2022

tiktok学习

海外短视频营销,助你获得全球流量!

一亿美元创作基金 Shorts吸引TikTok创作者转换阵营

acad2018

3月 2, 2022

今年3月,视频网站YouTube旗下的短视频平台Shorts正式上线,与TikTok竞争短视频市场。5月,为吸引更多内容创作者,YouTube宣布出资1亿美元,供Shorts为优秀内容创作者提供报酬。对于已经在TikTok上拥有大量“粉丝”的“网红”,这是否意味着“双线开花”的可能呢?答应是肯定的。

短视频“网红”们近期纷纷表示, Shorts为他们提供了更多快速涨粉及变现的机会。

早些时候,某视频创作团队曾进行过一次实验:团队中的三名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在TikTok上很火,但是在YouTube上却默默无闻。因此,他们想到,如果将在TikTok上发布的内容,上传到YouTube新推出的短视频平台Shorts上,没准会有不一样的效果。没想到视频一经上传,三名短视频创作者粉丝疯涨,视频浏览量更突破数百万。

阿丽莎·麦凯(Alyssa McKay)在TikTok上有850万粉丝,她是Shorts平台测试阶段的首批内邀创作者用户。最初,她在Shorts上传了几个视频,很快斩获了4万粉丝。之后,她将其在TikTok上很火的第一人称视角(POV)系列视频上传到Shorts。短短6个月后,麦凯在Shorts上就收获50多万粉丝,其中最火的一条视频浏览量超过1300万。麦凯形容在YouTube上能获得这样的粉丝量级“不可思议”,之前完全不敢想。

另外两位视频创作者凯蒂·菲尼(Katie Feeney)和汉娜·蒙托亚(Hannah Montoya)也在Shorts“一炮而红”。拥有380万TikTok粉丝的蒙托亚将视频上传到Shorts上后,短短30天,涨粉12.5万。拥有630万TikTok粉丝的菲尼也在进入Shorts后,3个月内

涨粉75万。

菲尼是一名发布搞笑自拍视频的舞蹈演员。她表示,“年轻的时候,我就想成为YouTube视频创作者,但始终搞不清楚YouTube的平台算法,也不知道如何通过长视频实现涨粉。我在TikTok账号上多次关联了YouTube账号进行内容推荐,可是一直收效甚微,YouTube的粉丝数止步于2万。但是Shorts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困境。”

2020年年底,最大竞争对手TikTok在印度遭到封杀,Shorts借机起势并一发不可收拾,“势力范围”迅速蔓延到全球100多个国家,日浏览量超过150亿次。Shorts能够迅速打开局面,离不开平台自身的全球属性——尽管它尚未完全取代TikTok,但是不少短视频创作者都表示,他们涌向Shorts平台的最主要原因,是Shorts平台的“吸粉”速度比在YouTube上发布长视频要快很多。

Network Effect营销公司联合创始人布莱恩·曼德勒(Brian Mandler)和布莱恩·纳尔逊(Brian Nelson),正带领更多如麦凯、菲尼和蒙托亚这样的头部内容创作者在Shorts上大显身手。要想把“网红”作为职业,在YouTube上拥有可观的订阅量才是“黄金标准”。

曾担任谷歌频道和YouTube高管的布莱恩·曼德勒表示,总体而言,麦迪逊大道(美国广告业代名词)懂得YouTube粉丝及视频播放量的价值。在YouTube上拥有量级粉丝,可以说有利无弊。

同样,一些在其他平台上没有粉丝基础的视频创作者,也在Shorts上尝到了甜头。芝加哥一名牙科专业学生安东尼·巴鲁德(Anthony Baroud)于2020年夏天推出了视频频道“牙科文摘”(Dental digest)。在看到短视频平台高得惊人的用户参与度后,他开始专注于拍摄发布短视频。一年之内,他的频道就收获了超过450万粉丝,其在Shorts上发布的短视频平均浏览量在500万到1000万之间,而超过8分钟的视频平均浏览量仅在100万左右。巴鲁德认为,“我在Shorts平台涨粉更快,我认为这就是它能吸引到更多内容创作者的关键原因。”

虽然部分接受采访的视频创作者表示,不会离开TikTok,也不会让Shorts成为自己的视频独家发布平台,但只要在Shorts上发布原创视频,视频创作者就有机会瓜分Shorts发放至2022年度的一亿美元扶持基金。

该项基金发布的第一个月,YouTube向包括安东尼·巴鲁德在内的3000多名视频创作者发出邀约,向他们支付每月高达1万美元的费用。

Shorts这项基金其实与TikTok的10亿美元创作基金类似,只不过TikTok创作基金的模式是在未来3年内为视频创作者提供报酬。据今年5月从TikTok跳槽到Shorts的运营及合作总监凯文·弗格森(Kevin Ferguson)透露,Shorts的基金只是权宜之计,未来,YouTube会在合作伙伴项目(Partner Program)结束后,为视频创作者提供不同于该项目的长期变现及运行机制。“传统的YouTube平台一向支持博主,特别是支持他们将视频当作自己的事业,这个宗旨在Shorts上也一样。Shorts平台刚刚起步,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机会,随着时间推移,这个平台自然会找到蓬勃的方向。”凯文·

弗格森如此总结。

iris_yangliu@126.com

购买请见微店

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来源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更多资讯请登录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