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日. 5月 15th, 2022

tiktok学习

海外短视频营销,助你获得全球流量!

Meta 市值暴跌 1.5 万亿,原因之一竟是打不过 TikTok

acad2018

2月 15, 2022

近日 Meta 公布了改名之后的第一份财报,随之而来的是股价暴跌 26.39% 的 " 惨剧 "。

股价崩塌之下,Meta 市值蒸发了 2376 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 1.51 万亿元。

财报显示,Meta 第四季度营收为

336.71 亿美元,同比增长 20%;净利润为 102.85 亿美元,同比下降 8%。

Meta 2021 财年元宇宙业务 " 现实实验室 "(Reality Labs)业务的运营亏损为 101.93 亿美元,营收为 22.74 亿美元。

纵观 Meta 在第四季度的乏力表现,原因主要为三个核心方面。

一是苹果和谷歌等平台的隐私政策改变,对广告商收入产生巨大影响。

2021 年 4 月 27 日,苹果 IOS 14.5 正式发布,伴随而来的是苹果史上最强的隐私规则。在该隐私规则之下,若 APP 或公司想继续留在 iOS 系统上,就必须研究自己的归因方案,并且配合苹果 SKadnetwork 进行技术对接。

新的隐私政策推出之后,广告商面临着两个挑战。一是广告定位的准确性下降,广告商成本增加,二是难以衡量广告的效果。

这也意味着,在苹果新隐私政策的桎梏下,Meta 的多项营收业务也将一定程度受到影响。

二是元宇宙业务仍处于烧钱阶段,对 Meta 的收入贡献有限,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拖累整体业绩的发展。

扎克伯格对于这一情况也曾做出过预警。2021 年 7 月,扎克伯格在对元宇宙的愿景描述中就提到," 至少在未来三年,Meta 的元宇宙业务都需要长期的资金投入,盈利的可能性非常小,这将压缩 Meta 的利润空间,并给 Meta 的现金流造成压力。"

此次公布的四季报中提到,Meta 的 " 元宇宙 " 战略在持续亏损中。开发部门 RealityLabs 在 2021 年收入不到 23 亿美元,而亏损却超过 100 亿美元。正是该部门的亏损,拖累了 Meta 的整体盈利能力。

三是 Meta 传统业务 Facebook 用户数量增长停滞,面临 TikTok 为代表的竞争对手冲击。

财报显示,Facebook 四季度日活用户为 19.3 亿,同比增长 5%,但低于市场预计的 19.5 亿;月活用户 29.1 亿,同比增长 4%,低于市场预期

的 29.5 亿。

由此可见,Facebook 的用户数量增长动力明显不足,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短视频产品抢占了传统社交产品的用户。

其中,TikTok 对 Facebook 的威胁最大。扎克伯格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坦言,"TikTok 是一个如此强大的竞争对手,在拥有庞大用户群的基础上,还能继续以相当快的速度增长 "。

咨询公司 LightShed 合伙人里奇 · 格林菲尔德更是直言,Meta 正面临着来自 TikTok 的生死威胁。

事实上,TikTok 和 Facebook 的 " 你追我赶 " 早在 2017 年就开始了。

2017 年 11 月,字节跳动收购了扎克伯格花费 6 个月时间仍无法企及的 Musical.ly,伴随而来的是 Musical.ly 平台的两亿多用户,以及技术、产品、运营等多项能力的积淀,全部并入 TikTok。

而 TikTok 自上线以来便保持的迅猛态势也引发了 Facebook 的频频 " 挑衅 "。

2020 年 TikTok 出售事件中,扎克伯格多次向当地监管部门 " 挑唆 "TikTok 存在各种不安全漏洞及数据泄密行为,需加强监管。

与此同时,在 TikTok 陷入 " 封杀 " 困境时,Facebook 迅速加大对 Instagram 的投入,推出了有 15 秒或 30 秒短视频功能 Reels,照搬与 TikTok 类似的短视频玩法及功能,伺机抢夺市场。

但是,在这一场场的争夺战之中,TikTok 仍旧强势保住了自己的行业头部位置,甚至一跃登上全球热门移动应用下载量榜单榜首位置。

去年 9 月,TikTok 发布公告称其全球月活跃用户已突破 10 亿,达到这一壮举仅仅用了 4 年的时间。而作为全球社交霸主的 Facebook 则花费了 8 年。

SensorTower 发布的《2021 年第四季度移动应用报告》显示,TikTok 的下载量占据全球移动应用的首位,在 2021 年保持了整体的领先地位。

综上,Meta 当下的确身临险境,左右为难。一方面,面临着广告营收遭遇 IOS 平台隐私规则打击,另一方面,则面临着元宇宙业务处于发展早期、短期内营收贡献小的困境。

而面临着的最大威胁则是 TikTok 在全球范围内的崛起,后者的迅猛发展进一步凸显了 Meta 这个全球社交霸主的颓势和窘境。

或许扎克伯格所描绘的元宇宙宏大愿景终会到来,但在此之前 Meta 还是需要腾出更多的资源力量来抵御 TikTok 的挑战。

毕竟讲遥远的元宇宙故事之前,Meta 得先考虑当下的 " 生死威胁 "。

ZAKER 新闻出品

文 / 曾宪天 实习生 蔡杭涵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