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三. 5月 11th, 2022

tiktok学习

海外短视频营销,助你获得全球流量!

2022品牌线上营销流量观察 深入抖音快手代运营,试水海外TikTok直播

acad2018

2月 14, 2022

回顾2021年,电商平台与内容平台边界逐渐消弭,不断催生流量场域的全新可能性。作为入局者,品牌们成为流量浪潮中最能感知风向与冷暖的玩家。CBNData(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)观察到,一些头部品牌积极投身线上营销,成为投入即有收获的典型案例,但也有

品牌因为竞争压力被迫入局,仍处于烧钱换市场的阶段。

2021年底,CBNData联合Yigrowth走访调研了美妆、护肤、速食、咖啡等细分品类热门品牌以及短视频营销、私域、MCN等领域的企业,综合品牌实践与行业拆解形成了《2022品牌线上营销流量观察报告》及系列访谈稿件,试图为厘清流量生态提供多个横截面。

作为直播带货元年的2020年有着巨大的不确定性,但敢于入局并探索成功的玩家都获得了数倍回报。然而,当新玩家被光鲜亮丽的数字吸引,在2021年入局后,平台的游戏规则已然改变,流量场变成需要厮杀的红海。

如果一个渠道有明确更高的回报率,它会因为随后玩家的涌入逐渐跟其他渠道拉平。直播带货就是如此。

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曾向外界透露,2021年年初起,抖音的流量分发制度变成了136的梯度分成。即流量分布10%给到头部达人,30%给到垂类达人,比如服装达人、美食达人、母婴达人,另外60%给到品牌——作为对比,2020年,抖音给到头部达人的流量高达50%。

以强私域、强关系著称的快手也在主动改变。在2021年616大促前的发布会上,平台表示将为品牌提供公域流量强曝光、官方对投流量等优惠政策。

平台流量分发逻辑的改变,让直播带货生态也随之变化:常态化的明星直播屈指可数、战报几乎消失;头部红人直播再难像罗永浩一般拥有跨平台的热度;平台开始主推品牌、优质代理商的成功案例;鲜有品牌商家站出指责某个明星或达人不带货;更多的MCN探讨起代运营业务,甚至将目光瞄准海外的TIKTOK。

2021年,抖音、快手两大平台都在持续加码对品牌商家的引入力度。

品牌开播数量的增长也激活了代运营服务。据CBNData观察,提供抖音(DP)、快手(KP)代运营业务的公司主要有两类。

一类是传统的头部代运营公司,比如宝尊、丽人丽妆、若羽臣等。

丽人丽妆是最早切入抖音生态的服务商,其子公司上海妆雅是2020抖音官方首批品牌年度服务商。宝尊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其已帮助

20余家品牌开设抖音小店。

另一类是熟悉平台内容、流量玩法的MCN,比如以交个朋友、无忧传媒为代表的头部MCN。

2021年春节前,交个朋友直播团队400多人迁往杭州。交个朋友副总裁童伟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,公司的代运营业务在年后启动,网易严选就是其中一个项目,交个朋友将帮网易严选完成在抖音的电商筹备和建设。截至2021年4月,交个朋友代运营团队有100多人,并且还在持续招人。

CBNData观察发现,尽管品牌直播正在快速成长期,但部分品牌对当下的直播生态存在几个误区,这也给提供服务的代运营商带来了不少困扰。

首先是任何阶段都在追求高回报率。品牌账号的冷启动阶段缺少粉丝和基础数据的积累,但如果只想投放转化或追求转化,效果很难让人满意。

其次是盲目建设账号矩阵。

红兔互动CEO在《2021 品牌在抖音,赚到钱了吗?》一文中指出,部分品牌会让多个代运营机构进行账号间的赛马,而在品牌对账号缺乏整体掌控的情况下,赛马机制伤害的是品牌自身。

再次是缺乏耐心和执行力。一些品牌账号在2021年有过长时间的停播。这些品牌相对体量较小,由于团队精力有限,无法在多平台同时开播,每次更换平台几乎都需重新冷启动,这让品牌失去了更好积累粉丝、长期培养用户看播习惯的先机。

早在2020年,洋葱、Papitube等头部MCN旗下的多位短视频博主都只是短暂尝试了直播带货,试错之后迅速退出。平台方面,小红书讲出了奢侈品直播的故事,也合作了付鹏这样当时人气十足的博主,但故事都没持续到2021年。

最新的带货直播动态属于B站,2021年B站9月19日会员购当天,B站让4位头部UP主小范围试水,但没有激起太多水花。12月,B站又内测小黄车直播带货。

MCN蕃茄蛋的主阵地在B站以及小红书,旗下包括头部健身UP主欧阳春晓、头部时尚美妆博主妮可蹦蹦等。其联合创始人罗锴告诉CBNData,“内容博主的能力跟直播有非常大的不同,两者能力都有的博主很少见,另外博主必须是时间管理达人,真的很难兼顾短视频与直播。”

罗锴认为,以抖音直播为例,在此能卖货起量的品其实特别有限,“大部分产品不是功能秒懂且唯一或者国际大牌唯一的,所以有很多产品要通过教育种草慢慢来,敲门就卖货这样的场景下能选择的产品毕竟有限。当然电商肯定是很好的一环补充,但是千万不要把吃药的结果变成用药的原因。”

B站对直播带货正在小范围内测,此阶段需要MCN或博主有自己的产品、供应链渠道,未涉及电商领域的蕃茄蛋并不擅长于此,“等到2022年第一季度,平台有产品库供我们选择,我们会看哪些UP主合适,并且愿意尝试。”

对于B站做直播带货,罗锴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,“中长视频平台目前阶段用户付费的习惯尚需培养,同时也非常需要看工具本身的优化和内容逻辑的变化。此外,平台需要挖掘出更多适合带货的

up主,这点也是个挑战。”

与抖音发展早期类似,TikTok展现出不错的种草潜力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#TikTokMadeMeBuyIt#下的内容观看量累积超过76亿。

直到2021年上半年,TikTok的电商变现路径都很漫长。

MCN橙意出海CEO王若晖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,2021年年中的TikTok如同“2017年的抖音”。过于早期的电商模式让MCN们主要都在养号占坑。

随着抖音电商总裁康泽宇在2021年5月转去负责拓展电商的国际化,TikTok的电商变现步伐随之加快。

黑色星期五当周(11月24-30日),TikTok在英国区组织了多场直播带货活动,参与的品牌包括Charlotte Tilbury、MAC、欧莱雅,以及购物网站LOOKFANTASTIC等。

左为nis,右为创始人Charlotte Tilbury

相比国内电商直播进入红海的厮杀阶段相比,海外电商直播还在早期阶段、用户消费习惯还未完全养成,但这个赛道已经有了不少竞争者。多家MCN都表达了看好未来TikTok带货直播的观点。据业内人士预测,TikTok将在2022年第一季度开放全美地区的直播带货,它将释放的消费能力会比英国多出几十倍。

从2014年发展至今,国内MCN的发展已经远超出其最初的定义“网红经济运作”,而涉及内容制作、产品销售、红人/明星经济、整合营销、电商代运营等多个业务板块。新的一年,或许有更多的国内头部MCN加大对出海业务的投入,专注出海业务的新玩家中,也一定会有MCN成长为行业头部。

2022年,MCN还会在哪个领域全面进化?虽然过程也许充满了艰辛与坎坷,但我们依旧可以对此抱有更高的期待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